首页 > 归档 > 我的武馆,我的家

我的武馆,我的家

我的武馆,我的家 王芸

   我是来自云南红河哈尼族的小姑娘—王芸,今年11岁,每次在电视上看到那些武艺高强的侠士们,我就想要是我也练就了那一身了的的功夫,那该多好!这应该是个梦。

   爸爸妈妈,不知道为什么会离婚,我跟着爸爸,但是爸爸每天都很忙,忙的没时间照顾我。2013年,年底爸爸终于有空闲,说去武当山玩,在那边他看到了有很多人练武,他也顺便打听了下武当山那边的武馆,当地很多人都推荐说道家传统武术馆很不错。爸爸去武馆实地看看,回家试探着问我想不想学武。我当然想啊,我要去那儿学武,还要再去其他地方,学会十八般武艺。

  2014年1月31号,那天刚好是2013年的除夕,我们到了武馆。没想到在武馆过年的人会有那么多,30几个人吧,大多数是外国的,后来才知道他们国外的和我们国家过年是有区别的。

   来这儿,爸爸的意思是看我自己愿不愿意。我当时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就决定留下了。爸爸待了几天就回家了,开始几天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开始练功,晚上8点30才结束。这几天更多的应该是新鲜和好奇吧,没有感觉到孤独和对家人的思念。当然我也比较特殊,我还得在武馆附近的精铸学校念书,没过多久学校开学了,武馆办公室里工作的一位姐姐领着我,拿着转学手续,很顺利的办理好入学。上学了,怎么突然有一种想放弃的念头,陌生的学校,还不是很适应的武馆,一个人住的大寝室。对家的思念如此的强烈,忍不住掉眼泪。

    一次正哭的伤心的时候,办公室工作的那位姐姐来了,我强忍着眼泪不要掉下来,结果还是没控制住。姐姐问了我原因,我说记得刚来的时候,爸爸和师父、师娘都说在武馆就像在家一样啊。可是这儿压根就没有家的感觉,没有人关心我,没有人陪伴着我,我好想回家。姐姐问我觉得什么样的武馆才算是家,她又接着说武馆的每一个人都很关心我,师父、师娘经常会给学校班主任老师打电话询问我的情况,中午放学回武馆会有教练帮着打好饭菜给我留着,带我们班的主教练(男教练)不方便来寝室看我,就拜托学校唯一的一名女教练帮着他照看我,这儿还有很多人都对我嘘寒问暖……仔细想了想,也确实是这样的,只是我没有去发现,没有感觉到。那位姐姐看到我情绪和想法改变了很多才离开。

    时间过的可真快,一眨眼我在这里已经学习了三个多月了,除了上学,学习文化课,在武馆还学习武术,学习道教文化,更有外国学员给我们上免费的外语课。这样我的文化知识、身体素质和道德品质都得到了提高。并且我现在真的已经把武馆当成了我的家。这里没有爸爸妈妈,但是有师父师娘,还有教练;这里没有一起嬉戏玩耍的伙伴,但是这里有一起习武练功的师兄弟。我想我会一直坚持下去,我想我一定能够实现我的武术梦想,我想我一定会在这个“道家传统武术馆”大家庭里茁壮成长。

王芸在练习武当基本功

王芸在练习武当基本功

王芸在练习武当基本功

 

王芸在练习武当基本功

 

王芸在练习武当基本功

 

王芸和加拿大AMLY一起练习武当基本功

王芸和加拿大AMLY一起练习武当基本功

 

王芸和加拿大AMLY开心合影

 

2020年袁修刚道长教学安排
全年8期 点击了解3月10日-3月14日10月10日-10月24日
丹道导引辟谷道家鹤形养生气功武当丹剑
15~20名15~20名15~20名
3/5/7天4680元/5天12000元/15天
电话咨询:0719-5666828
手机咨询:157 7109 7969(刘老师)
微信咨询:157 7109 7969
亲授班名额有限、招满即止,名额以电话预约并付定金(2000元)为准。
武馆提供床上用品、太极服及道鞋,其余生活用品自备。
报名学员请提前一天到馆办理入学手续,熟悉学习环境。
馆内有生活超市,日用品均可来馆后购置。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