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官网!
您的当前位置: -> 武当功夫 -> 武术知识文章 ->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历1398年,朱元璋病逝南京,次年,皇太孙朱允炆继位,年号建文,史称建文元年。

继位后,建文帝深感藩王势大桀骜,隐约为患,欲除之。其中,朱元璋第四子朱棣,号称燕王,拥兵自重,坐镇一方,实为眼中钉,肉中刺,欲削之。

然朱棣非等闲之辈,自幼随父征战杀场,党羽众多,翅翼颇丰,反以“靖难”为由,誓师出征,反制建文帝,连下数城,直逼南京。

是日,燕军破城而入,直指宫廷,朱允炆眼见大势已去,欲拔刀自尽,与国同殤。为座下七人所拦,齐声道:“先祖在时,待我等不薄,滴水之恩,涌泉何以报,吾必竭力保君安危。”

 

其中一人道,太祖升遐时,告之吾等,留有一大箱,在子孙大难之时,可打开一见,自有解决之法。

 

随即,朱允炆命众人取来。

 

大箱四围俱用铁皮包裹,长宽高各约十二寸,连锁心内灌有生铁。众人合力取了铁锥,将箱敲开,只见箱内藏着度牒三张,以及袈裟、僧帽、僧鞋等物,并有剃刀一柄,白银十锭,及一张纸,纸中写着:“允炆从鬼门出,其下七人拖延片刻,引火焚宫,暗度陈仓。”

 

众人立即取出剃刀,为朱允炆剃发。 朱允炆脱了衣冠,披上袈裟,藏好度牒,麾衣出走。

 

鬼门在太平门内,是内城一矮门,仅容一人出入,外通水道。

 

朱允炆伛偻而出,门外正好有一艘小船,船中有一道士,呼朱允炆乘舟,并叩首称万岁。

 

道士说:“昨夜梦见太皇帝,命臣来此守候。”

 

此时,建文帝下七人,已纵火焚宫,掩人耳目,顿时火光冲天,金碧辉煌的皇宫,转瞬化为灰烬。

 

朱棣听闻朱允炆潜逃,率众将追击,至太平门处,只见七人早已立在那里,面色肃穆,眼含凶光,阻住其去路。

 

朱棣道:“天道苍苍,为强者所掌,朱允炆大势已去,尔等何故执念,归降于我,荣华富贵必享用不尽。”

 

一人斥道:“自古以来,强者为尊,不无错,然强而无道,肆意妄为,失道于天地,离经叛道,岂不让天下人笑话。”

 

另有一人面呈怒色,呼:“太祖开天辟地以来,以德服人,顺应天道,建文帝贵为天子,理当掌管天地社稷。受天命,行天理,是为正统。”

 

“然吾等小人,逆天而行,欲篡位求权,罔顾性命,置天下苍生于不顾,使战火于百姓,老而失子,幼而丧父,陷苍生于水生火热,天地汗颜,岂不羞耻乎?”

 

说罢,七人便冲向朱棣军中,各执手上兵刃,肉身相搏,阻其前进。

 

朱棣冷喝一声“冥顽不灵”,遂命将士群起而攻之。眼见七人愈战愈勇,刀光剑影,左右纵横,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座太平门。

 

然寡不敌众,单薄的七人,渐渐吃力,手中的兵刃,挥舞的缓慢许多。不一会,便被蜂拥般的敌人围在一起,腹背受敌。

 

一人说道:“各位兄弟,现陛下(建文帝)已然安然,吾等知天命,尽人事。”

 

“我等七子,因追求武学造诣而结识,前有替先祖征战杀场,后有保陛下万全,情同手足,尽职尽责,不惧生死,现已至此,实属天道,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而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说罢,他朝着衣衫不整,伤痕累累的六人看去,心中不忍,但万分决然,举起手中的刃,伸向脖颈,血溅当场,喷薄而出,自刎而尽。    

 

其余六人,相对而视,心中默然,眼中饱含泪水,疾呼“绝不死在狗贼的刀下”,皆举刀自尽。

 

朱棣欲好言相劝,然为时已晚。

 

霎时间,天雷滚滚,狂风怒吼,大雨瓢泼,七人的鲜血在浑浊的雨中分外沧桑。

 

朱棣眼见于此,面露恻隐,言曰:此七子者,皆为武学大才,自幼随父,立下汗马功劳,虽不为我用,然仁义依旧,曝尸于野,必遭鹰犬而食,身首异处,不忍。

 

遂命将士寻一僻静之处,葬之。众人领命,是为后话。

 

是夜,天罡北斗,星枢斗转,七星更直,一线牵连,有耄耋老翁见状,曰:太祖称帝时,犹见此状,三十六年,复又视之。

 

公元历1402年,朱棣南京称帝,废建文年号,改建文四年为洪武三十五年,其后登基,年号永乐。

 

未完待续......

后文梗要:永乐帝称帝不久,突患重疾,求访名医无数,反而愈加严重。一夜,梦到一山水妙境,烟云缭绕。履涧前行,遇一鹤发童颜老者,永乐帝问他这是何处,其答曰:仙山府邸,亘古一绝,福泽万物,且呼玄岳。复问其姓氏,老者以主人居,回”真武“应之。

网站背景图-武当日出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