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官网!
您的当前位置: -> 学员专栏 -> 学员文章 ->

我为什么不推荐你来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

过惯了繁华,难免想一睹隔世的幽静;厌倦了烦扰,反而更向往无忧的生活。于是辗转间,一份冲动如涌泉般,肆意冲刷着那个曾经想要执箫拂尘、御剑问道的心路。敲打武当二字,“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映入眼帘的突兀,仿佛将自己引领入一本郁山薄雨、隐匿逍遥的世外之书。

然而,作为一位深居简出,频繁采风于山野,躬耕于章文,执著于悟道的我而言,我并不推荐你来此。

壹,景色太过于怡人,易使人劳神分心

武当山的景色如何,并非我一言两语就能道得清、说得明、讲得白的,虽说我频繁采风于山野,但毕竟脚步拙劣,比我更具有说服力的莫过于客观的事实评论。

明代旅游家徐霞客曾这样写道:“乱峰离立,路穿其间,迥觉幽胜。”武当山景色怡人之说,由此可见一斑。

作为古人别具一格的寓情抒怀方式,从诗词歌赋传承中,不难窥探武当山风景之钟灵毓秀。

唐代道教祖师吕洞宾,在《题太和山》中如此说道:“石缕状成飞凤势,龛纹绾就碧螺鬟。灵源仙涧三方绕,古桧苍松四面环。”当然,季节交替变幻,时常也为武当风景带来独特之处。

清代赵松云《太和途中遇雪》如此描述雪后武当,可谓“群蟑争翻银立浪,老松欲化玉龙飞。”积雪成浪,披松为龙;神奇之处,溢于言表。

而“武当道家传统武术馆”旁的玉虚宫,更是在历代诗词名家手中冉冉生辉。明代余祜在《玉虚宫》一诗中如此写道:“规画恢宏羡玉虚,琳宫无数总难如。惟凭帝力才堪创,只恐仙灵未肯居。”作者俨然为此等盛景所陶醉,谓其为仙灵都不敢栖居的场所。

同样,作为见证武当山绮丽风光的现代游客,亦常有惊叹之音融于辞赋当中,在此就不便过多赘述。

贰,生活井然有序,作息过于规律

相比于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的作息规律,生活节奏,明显要细致得多,规律的多。可谓,晨钟暮鼓,闻鸡起舞;朝习晚练,卓绝艰苦。

道家传统武术,根基的历练尤其重要,非三五数十载不可成型。一如武当传承,“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创始者袁师懋道长。他自幼熟识民间拳法,然再习练少林武术,后才奔赴武当山,此间耗费二十余年,方可洞察武当之精髓,通达养生之密钥,备受内外之尊崇。

而这,正是依托时间的累积,才换来师懋道长本人及“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而今的无上荣誉。在他看来,每分每秒,每时每刻都弥足珍贵,这也是他为何要在日常训练及生活中穿插规律有效、紧凑自然作息的原因,旨在毫厘必争,扎实自我。

除去每天必要的睡眠时间,教练及学员们几乎废寝忘食。起床后均保持先早课、晨练,后早餐,然后再上课、休息、午餐的作息规律,从早晨六点到中午十二点安排的满满当当,交错成行。下午则以自我调节及辅课为主,间杂琴棋书画等国学课程,修身养性。晚饭稍憩后,则要演练功夫至九点,方能沐浴、休息,为明日养精蓄锐。

如此往复间,日复一日,年又一年。

 

叁,远离喧嚣闹市,现代娱乐生活甚少

对于我而言,深入简出,并非个人意愿,实乃不得已而为之。

一名活力无限的青年,自当游刃于市井俗世,深沉于纸醉金迷,享受年轻所带来蓬勃朝气,但总因武馆远离闹市,不能取乐于现代娱乐生活。

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位于玉虚宫右侧,为僻静幽清之所,鲜有闲人至。晨露初上,便觉莺飞燕舞,自然之响不绝,起伏于山谷之间。清晨推开窗,俯仰之间,景致皆郁郁葱葱,促人一震,朦胧睡意,顿然消弭。环绕耳尖的,只有拳脚相互摩擦,呼吸交相吞吐的声音。

晚霞落幕,灯红酒绿的世界只能站在武馆的楼顶,踮起脚尖,远远地眺望;横无际涯的车水马龙声,也只有在深夜酣梦的时候,有所企及。

正所谓“亘古无双境,天下第一山”,朗朗上口间,便觉雄姿英发,锐气冲天。

前篇讲到,多少巾帼须眉长途跋涉,不辞辛苦绵延千里至此(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而吾等却力荐其勿往,着实一惊。

其因有三,一为景色惑魅,易扰心神;二为作息规律,崇尚苦修;三为远离凡尘、娱乐甚少。如此思来,武当山传统武术馆确实不是一个享受生活乐趣、附着人生情趣、沉醉风景雅趣的世俗之地。

作为一位深居简出,频繁采风于山野,躬耕于章文,执著于悟道的我而言,我再次不推荐你来此。

 

肆,学员来自五湖四海,交流恐有不便

自师懋道长开疆立馆以来,距今已有十二载。武馆建立之初,筚路蓝缕、夙兴夜寐,不可谓不艰难。然逆境与险阻相辅相成,互生情愫,数十年间,武馆日益壮大,门生愈加广博。中华腹地,弟子随处交错相织,俨然在师懋道长手下笔走龙蛇,融汇成一幅当代武当太极功夫图。

不仅限国内享誉,武馆的声名更为远播,频繁有外籍学员慕名,跋山涉水前来求学。每年在外籍学员的盛情邀请下,师懋道长都会抽出休息时间(春节期间),前往英、德、美、捷克、西班牙等国由外籍学员开办的分馆进行讲学,传播道家文化,宣扬武当功夫

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汇集无意间打造出独特的武馆文化,虽然有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翻译,但杯水车薪,远水解不了近渴。国人学员与外籍学员眼神交接,心领神会泯然一笑的场景,无时无刻不在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上演,宛如一场时空大戏般,忽略了语言和肤色,跨域了时间与距离。

伍,老师教练繁多,难以区别分辨

多年以来,师从师懋道长的学徒不计其数。学成后,有去其他地方开馆教学的,也有留在武馆执教的。时光如梭,白驹过隙,这群曾在台下悉听教诲、挥汗如雨的弟子,现已成为台上言传身教的老师,武馆的中流砥柱。

由于众多的弟子师承袁道长,且与其存有地缘关系,所以其大多教练都爽朗的告诉学员,叫我教练即可。

 

于是有一天,某位新来的小白遇到急事,心急火燎的找自己的教练,便在武馆门廊内大呼一声“教练”。陡然间,数十双眼睛侧目而来,眼神的寒光差点没当场使他憋过气去。庆幸的是,武馆几天的历练,让他的心性和体质都有突破性的提升,自然而然扛了过去。

无奈的是,如夫妻相形成一般,教练们多年间的同吃住、同作息,导致他们在气质、性格、语态、身材方面的差别日渐式微。在如此众多的教练中,如何区别分辨他们确实是考验学员眼力及耐力的极佳方式。

陆,慕名而来学员众多,住宿时常满员

武馆的蓬勃发展,与众位读者的悉心关切密不可分。目前,武馆除开设专业传统武术班,养生自选学习班,短期速成班及师懋道长亲自教授的亲授班和辟谷班外,还为7-18周岁的亲少年学员开设武当武术夏令营,旨在弘扬武当武术,振兴中华少年。

 

适合不同人群班次的开设,使得来自全国各地的咨询,络绎不绝,前赴后继,报名人群熙熙攘攘,累坏了接待的工作人员。令人可惜的是,由于场地限制,住宿房间时常满员,导致武馆不能为更多的学员提供服务,满足他们学武的要求。

所以每当一名学员心满意足的学成回归后,为其高兴之余,我们也庆幸,武馆又为另一名爱好武当武术的学员敞开了大门。

柒,食材变换过于频繁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早餐的好坏,势必影响一天的消化吸收、新陈代谢。话说第三季的《舌尖上的中国》还在制作之中,指不定哪天,武当包子馒头粥,煎饼面条葱姜丸就来了一套。

当然,中晚餐也是每日不可忽视,必要的一环。保持每天习武的活力,离开它们可不行,这不最近笔者又让秤砣长了一圈。

有诗为证:“一蛋三素剁鱼头,荤菜轮换吃不够,再添米汤天然味,吨位猛涨惹人愁。”

网站背景图-武当日出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