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官网!
您的当前位置: -> 学员专栏 -> 学员文章 ->


作者:吴晓丹

当夏日清晨的阳光将天边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一天的训练又将开始了,我站在玉虚宫开阔的广场上,遥望着远方巍峨的武当群山……在若干日子后,每个同样的清晨,我也会站在省城某高校的图书馆的窗口,遥望着远方波光粼粼的湖面,回忆着曾经的时光,回想着武当,回望着家乡……

我, 是一名学生,一名就读于武汉市某大学的湖北女生。

在 众人眼中,我是受人瞩目的学霸。年年的荣誉证书、次次的奖学金,令人羡慕,但成绩优异的荣光并不能带给我满足与快乐。为了实现个人的目标,我几乎将所有的 课余时间全部用在了学习上,终日陪伴我的只有厚厚的书本与眼镜。学业的压力时时刻刻不在有形无形地压迫着我,甚至是,在睡梦中,书中那些古怪的字符都会时 不时地涌出来,噬咬着我的神经,令我窒息。 多少个冬日的清晨,我站在雾气弥漫的无人的校园中,透过香樟树层层叠叠的枝干,望着天上的一弯冷月出神;多少个夏日的傍晚,学习倦了的我便抱着本《红楼 梦》,看着夕阳一点一点将天边染成橘红,直到满目星光。由于自己习惯了好强与独行,在学业、生活中产生的孤独与无助感似乎更强烈,有时候我会被这些负情绪 打压在地上,但一次次我又拼命的站起来……若要问,那支撑我站起来,支撑我走下去的力量是什么。我想说,我会说:那是———“武术精神”!

武术的精神,不是肉体的不败,而是,精神的不倒!
没错,我,不仅仅是一名大学生,更是一个习武人。一个有两三年外家拳习练经历的的武术爱好者,一个生长于武当山脚下的十堰市的本地女孩。

在 过去习练外家拳的日子里,我常常三五天就是一处伤,不是这里青一片,就是那里紫一块。皮外伤我早已习以为常,总是连药都懒得用,可最令我受困扰的就是腰 痛。我在训练量大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腰肌劳损的情况,轻则弯腰困难,重则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与训练。随着腰肌劳损的次数增多,我终于急了。因为我知道,腰是 人体周身之力之枢纽,在武术运动中占有很关键的地位,可是我才仅仅20岁,若是腰痛的症状得不到改善,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以后该怎样呢?我的习武之路还能 走多久呢?在一次又一次的苦恼于思考中,我萌发了练习内家拳的念头,我想到了家乡的武当拳,想到了以练为养的道家武术。终于,在那个骄阳似火的七月,我来 到了这个位于武当山玉虚宫旁的武术馆——武当道家传统武术馆。

记 得初到武馆时,我那时第一次接触了内家拳,正可谓是“习拳容易改拳难”。曾经练习外家拳而养成的练拳习惯被我有意无意地带入了内家拳,原本行云流水般的武 当内家拳被我硬生生的打出了外家拳的刚劲勇猛,师兄们总是在一起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我把武当拳打成了少林拳。这令我十分懊恼与沮丧,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 决这一问题,我听了无数的“放松”二字,可我却始终无法领会到底什么才是“放松”,打拳如何才能做到放松。是师父发现了我打拳劲路断,动作僵的毛病。面对 悟性不高,协调性不强的我,他不厌其烦地进行指导,亲自示范。我一次不懂不会,他便讲解两次,三次,四次……我一个动作做不顺畅,师父便站在我身旁,让我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直到做好为止。不仅如此,师父还鼓励我,让我不要沮丧,拳是慢慢练好的,通过努力训练,以前练拳的习惯会慢慢改过来的。在师父的口传亲 授下,我终于明白了武当内家拳积柔成刚的特点,明白了练拳的正确方向。时至今日,师父对我说过的话仍牢记于心,“放松练,不要用力。”“要像玩一样放松, 呼吸自然……”

怎 能忘,初到武馆不久的一日,在玉虚宫前,我正汗流浃背地联系着新学的套路,却未曾注意到师父就坐在一旁观察我的习练过程。突然师父叫住了我,让我不要再练 下去了。在我惊讶的目光下,师父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练拳最大的毛病:呼吸方式错误。  师父告诉我,我练拳之所以很累,就是因为不会正确地呼吸。照这样练下去,不仅出不了功夫,反而会威胁健康,影响寿命。我听了先是一惊,随后立即想到我过 去打套路时,常出现胸口疼,喘不过来气等情况……师父先是亲自在我面前打了一段套路,告诉了我什么才是正确的呼吸,接着又在一旁指导我打拳。师父并不像我 以前的教练那样只一味地严扣动作,他只要求我把呼吸调顺畅,不要在乎动作的标准与否。我每打一段套路,师父便让我休息一下,调整好呼吸,接着继续打……就 这样,师父的细心指导终于制止了我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发展。回头想一想,我练武至今,除了师父,又有谁管过我呢?以前又有哪个教练真正从我的健康着想,考 虑过我日后的发展呢?曾经,不只一次两次,在打套路时,我喘不过来气了,教练却大喊一声“继续!”,我只好憋着一口气,咬着牙,忍着胸口的痛,继续打下 去……师父对我的关心与负责,让我感激至今。
怎能忘,面对我这个时不时耍小性子,倔强的小女生,那位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师兄常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又 说不上来话。可生气归生气,在训练上,他还是耐着性子一遍一遍地教我动作。有时我动作忘记了,便缠着正在忙的他不放,他虽然嘴上骂我笨,可依然重新将动作 教给我,直到我练会为止。

怎能忘,一次我因练习散打而将小腿胫骨踢伤,我忍痛进行训练。当晚,那位彪悍火爆的师兄见我总是不能将腿法做到位时,正要发火,却发现了我的腿伤,于是,他立刻收敛了脾气,就着昏暗的灯光帮我反复按摩伤处……

 

怎能忘……太多,忘不掉……
在 训练之余,在闲暇时光,我依然会捧起陪伴我的书本。透过文字,回望历史,在上古的母亲河畔,我们的炎黄祖先带领人们劳动与征战,开始有了角斗的产生,后 来,这种格斗术便上升到了古战场,用于驱虏杀敌。历史的长河流淌到了近一个世纪前,在我中华的茫茫黑夜里,列强的铁蹄将祖国的大地践踏得满目疮痍。本应拿 起枪杆的国人在烟枪之下已成孱弱不堪的东亚病夫。面对国族危亡,张之江,蔡元培等有识之士拍案而起,创立中央国术馆,培养武术人才,只为——“强种救国, 御侮图存!” 孙中山先生亲笔书写下——“尚武精神”四个刚劲的大字……终于,沉睡的雄狮渐渐觉醒……弥漫的硝烟终成过往,可中华民族的复兴之时却迎来了武术的没落。是 的,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冷兵器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或许十年的苦功还抵不上一颗子弹的威力;可能顶级的武术高手也比不过一个装备齐全的普通士兵。武 术,在当代乃至未来真的没有用了吗?不,不是!武术,强大的不仅仅是人的体魄,更强的着人之精神,强大着国之精神!“拳道之大,实为民族精神之需要。"一 个人,若是没有了精神,便是是行尸走肉;一个民族,若是没有了精神,就将亡种亡国。更何况,国术,乃中华之国粹,在过去,是保家卫国之利器;于当今,是神 奇的东方文化。先人传而吾辈不承,那我们炎黄子孙又有何颜面对悠悠青天之上注视着我们的祖先?  

 

“尚武 精神没有了!”师父痛心的话至今在我脑海萦绕。是的,正如师父所说,在这个急功近利的年代,尊重武术的人太少了,尊重武者的人太少了。而我,不也正是因为 不满一些西洋格斗运动员对传统武术的轻视与嘲笑,而一气之下开始练习散打的吗?可是,尽管是这样我们也不能灰心丧气,因为——我们是中国的青年一代!我们 拥有力量!我们要接过先人的接力棒继续跑下去,练好功夫,练好武当功夫,练好中国功夫!习武者当立志,人无志事不成!

 

时 间,在太阳的东升西落之中,在习武练功之中,悄悄流逝……渐渐的,我发现,我变了,我已经变得和在学校不一样,甚至判若两人了。在这里,我没有了眼镜,高 跟鞋,连衣裙,西服套装;也没有了僵直的目光,冷漠的神情,严肃的话语,保守的行为。我的称呼不再是“同学”“同志”,而是“小妹”“小姑娘”。俏皮的麻 花辫让我显得青春活泼,轻便的白胶鞋让我的步履轻快灵活。我开始,会说了,会笑了。我终于学会了抬起头,仰望着头顶的绿荫与蓝天微笑,开心地笑。我甚至还 会和师兄们打闹,开一些没大没小的玩笑,搞一些让人又好气又好笑的恶作剧。有时候,我自己也忽然会惊讶:现在的这个我,是我吗?过去的那个我,又是我吗? 武当的我,和武汉的我,真的是同一个我吗? 是的,不是,却又是。

或 许某一天,我还会离开,去继续我未完成的学业,就像我的到来一样,轻轻的,静静的。我还会像以往一样,将脸贴在列车的玻璃上,看着武馆,看着玉虚宫,看着 我天天清晨跑过的道路,看着那熟悉的武当小镇,看着我亲爱的家乡,在我的脚下,飞速略过……我的一切,将恢复到和从前一样,但是,一样,却又不一样。

 

大 武汉的霓虹灯固然炫目,但大武当的青山绿水却更加醉人。繁华是美,自然亦是美。武当小镇,十堰小城,小虽小,但再小,也是我无法割舍的家。武当的一山一水 一寸土,挥一挥衣袖,我带不走,但是,它们却已融入到了我的骨我的血我的生命。我知道,我唯一能够带的走的,便是武当的拳。我是武当的姑娘,我要练好武当 功夫;我是十堰的女孩,我要为十堰争一口气!

 

握起笔,我是文人;执起剑,我是武者。文修吾心,武练吾身。习文,练武,便是我生活的全部。正如古人诗中所云:“读书与磨剑,旦夕但忘疲。”

 

书,剑,我的路。我要走,我要走好,我要走一生!

网站背景图-武当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