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师懋道长亲授班课程安排
3月11日-3月25日4月1日-4月15日5月1日-5月7日6月1日-6月7日10月
武当三丰太极剑武当太极十三势丹道辟谷养生太极十三势强化提升丹道辟谷
2018年师懋道长亲授班课程安排
3月11日-3月25日4月1日-4月15日5月1日-5月7日6月1日-6月7日10月
武当三丰太极剑武当太极十三势丹道辟谷养生太极十三势强化提升丹道辟谷
2018年师懋道长亲授班课程安排
3月11日-3月25日4月1日-4月15日5月1日-5月7日6月1日-6月7日10月
武当三丰太极剑武当太极十三势丹道辟谷养生太极十三势强化提升丹道辟谷
2018年师懋道长亲授班课程安排
3月11日-3月25日4月1日-4月15日5月1日-5月7日6月1日-6月7日10月
武当三丰太极剑武当太极十三势丹道辟谷养生太极十三势强化提升丹道辟谷

传说,八百里武当山有个千丈崖,千丈崖上有一裸后悔树,树上住着只后悔鸟。年年秋天,后悔树结满了红澄澄的后悔果,后悔鸟一颖顺地啄着吃,果子吃光了,后悔鸟也飞了,一边飞一边“后悔,后悔”地叫。山里人一听,就拿起石头狠劲硕它,一边砸也一边喊,“活该,活该。”

这是咋回事呢?

说的是很早以前,八百里武当山,山高河也宽,水深鱼  也多。天柱峰的背后有条通天河,河岸上住着一个打鱼的,  名叫胡四,胡四是个老实人,他从十二岁学打鱼,打的鱼推起  来比山还高,可他比谁都穷。因为胡四的打鱼船,打鱼网都是租的,每天打的鱼除了交租,就剩不下几条了。胡四的老婆,  长得又直又丑,生性又徽又馋,是天上难寻,地上难找的恶婆娘。他嫌胡四家穷,夭天呕气。稍不遂心,开口就骂,动  手就打。胡四每天打鱼回家,还得帮恶婆娘烧火做饭,炖鱼 级汤,日子过得憋憋屈屈,窝窝囊囊。

有一天,胡四又去通天河里打鱼。从早晨到晚上撒了九十九次网,一条鱼也没打上。天快要黑了,犯了愁打不上鱼,莫说交不上鱼租,连老婆也吃不上鱼,回到家又免不了皮肉受苦哇。他随手又撤了一网,拉上来一看,网里只有一条小鱼,那小鱼大脑袋大嘴,小身子小尾巴,顶多有二两重。胡四想:这条小鱼解不了老婆的馋,还搭了它一条命,罢罢罢,该我今天倒霉,就把小鱼有放进水里。

    胡四驾着小船回家。累了一天.啥也没得,心里一阵难过。一路想一路哭,哭得很伤心,正在过时,七游荡过来一只小船,船_L站着个老艘公。两只般靠近,老峭公问:“胡四啊,啥事把你这五尺高的汉子难住了,哭得惩伤心?”
    胡四说:“老爷爷,今天我撤了一百次网,只打上来一条小鱼,才二两1.我想,二两重的鱼交不了租,也解不了老婆的馋,就把小鱼放了,你不知道,我老婆是夭下最狠最刁的女人。今天,她要吃不到鱼,又得打我呀!,
    老峭公说:“看来你是天下最窝囊的人啦。,胡四说:  “摊上这样的女人,让我昨办呢?”
    老稍公从船上拿出一根高梁杆,说:“胡四啊,这根高梁杆送给你吧。”
    胡四接过来一看,高梁杆红油油,亮灿灿,大拇指粗,五尺长,就说:“老爷爷,这高粱杆有啥用呢?”
    老艄公从船上拿出一很高梁杆,说:“胡四啊,这根高梁杆送给你吧。”
    胡四接过来一看,高梁杆红油油,亮灿灿,大拇指粗,五尺长,就说:“老爷爷,这高梁杆有啥用呢?”
    老峭公说:“有了这根高梁杆,老婆就不打你了。”
    胡四说:“为啥呢?”
    老艄公说:“天柱峰下有个千丈崖,那是万宝库的大门。你到那里去,用这高梁杆指着千丈崖,连喊三句:‘石门开,石门开,受苦的人要进来’,那千丈崖就开了,你进去,要啥有啥,保管你老婆不打你了。”
    胡四半信半疑。别了老朋公,离家不远,就上了岸,拿苦高梁杆刚要进门,就见恶婆娘伸着腰,哭丧肴脸,在门口站着.喊:“快点给我做饭炖鱼汤,老娘饿坏了。,
    胡四说:“今天我一条鱼也没打来.哪有饭吃。哪有鱼汤喝!,
    恶婆娘听了,眼一瞪.嘴一张:“老娘嫁给你这个老废物,让我倒了一辈子霉,后悔一辈子。”
、胡四说:“有啥办法呢,你就忍着点,明天打来鱼再吃吧。
    恶婆娘那里肯依,恶狠狠地蹿过来,夺过胡四手里的高梁杆.举起就要打。胡四赶紧说:“莫打,莫打,这高梁杆是个宝贝。”
    恶婆娘住了手,问:“啥宝贝”
    胡四把老峭公给他高梁杆的事跟恶婆娘说了一遍。恶婆娘半信半疑,眨了半天眼珠子,对胡四说:“今天先饶了你,明夭我和你一块去要宝。要是骗我,别怨老娘的拳头不认人。”
    果然,胡四没有挨恶婆娘的打,安安稳稳睡了一夜好觉,天一亮,恶婆娘就把胡四抢起来,硬逼着他去千丈崖要宝。胡四是天底下难找的老实人,从不想捞什么外财。不去吧,怕恶婆娘发起疯来打人,没得法,只好跟恶婆娘去找千丈崖。翻过了几座111,;尚过了几条河.终于拽到了。一看.这
千丈崖陡高陡直的,真象个大石门。胡四拿着高梁杆,对着千丈建连喊三声:“石门开,石门开,受苦的人儿要进来。”三声喊完,就听“嘎啦啦”一阵山响,千丈崖当中裂开一条缝,两个大石门打开了,嗬,好家伙!门里面真是另一个夭地,高的是山.绿的是水,黄的是金,白的是银,鸟语花香,是世上没有的宝地。恶婆娘的眼睛看花了,拉着胡四就往门里走。进了门,见一个浚俏俏的仙女走过来,间:.“胡四,胡四,你来干啥呀?”
    胡四说:“我十二岁打鱼,到如今打的鱼比山还高,可我还是穷得叮哨响;找的船是租的,网是破的,房是漏的。请胡四说:“那你想要干啥呢。”恶婆娘说:“我俩拿着高梁杆上千丈崖吧,限仙女要金子,要银子,买两个丫头,伺候我俩。”
    胡四一听很生气,说:“这日子不赖了,不交租,不纳税,有吃的,有喝的,我不去。”
    恶婆娘一蹦八丈高,说“跟着你这个老废物,我算倒了一辈子霉,后悔一辈子。你敢说不去,老娘揍你。”
    胡四怕恶婆娘打,没得法,唉声叹气地拿有高梁杆,和恶婆娘又来到千丈崖,把高梁杆对千丈崖一指,又连喊三声:“石门开,石门开,受苦的人儿要进来。”喊声刚过,那两扇大石门又“嘎啦啦”地打开了。恶婆娘拉着胡四进了大门,那俊俏的仙女又走过来了,问:“胡四,胡四,你又来干啥呀?”
    胡四的嘴张了闭,闭了张,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他感到实在难开口。
    恶婆娘耐不住了,就编个瞎话说:“仙女哟,我家的房子扮了,船破了,网旧了,给我们点金子银子,让我们修修房,补补船,织织网吧。
    仙女往山头一指,说:“金山银山到处都是,你就自己拣自己扛吧。”
    恶婆娘一听,拉若胡四就上了金山。到了金山,胡四不拣,恶婆娘想要打他,回头见仙女在一边看着,也不敢动手,就自己拣金子往麻袋里装,装了一大麻袋,一扛,扛不动,就只好抱着一块金子往回走,胡四在后面跟。刚一出门,那个石门又“嘎啦啦”地关上了。
    恶婆娘抱着金子回到家,虽然高兴得不得了,回头一看胡四,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一块块金黄黄,亮灿灿的金子,他一块也不拿,夭底下哪有他那样傻,越想越气,拉过胡四就打,把胡四打个鼻青脸肿,赶出了门。胡四没得法,只好驾着船打鱼去了。
    恶婆娘把金子卖了,雇了两个丫头,伺候她,穿衣有人缝,吃饭有人做,吃香的,喝辣的。过了几年,金子花光了。恶婆娘又想去千丈崖要金子。可是,高梁杆让胡四带走了,役有高梁杆咋要?恶婆娘来到河边,顺着河沿去找胡四,整整找了三七二十一天.好容易找到了,她说:‘男人啊,怪我牌气不好,把你赶出了门,这都是4}的错,我改了,回家去吧。”
    胡四是世上难找的老实人,架不住恶婆娘哭天抹泪和甜言密语,就驾着船跟恶婆娘回家了。
    到了家,恶婆娘问:“男人啊,刀!叶高粱杆呢?”
    胡四说:“你又想干啥呀?”
    恶婆娘:“我怕你弄丢了。”
    胡四说:“在船里,丢不了。”
    恶婆娘一听,眉也喜,心也乐。便去烧火做饭,炖鱼暖洒,一阵忙乎以后,把胡四灌得四腿朝天。第二天亮天了,胡四有醒。恶婆娘趁这空儿,来到船上,找到了高梁杆,直奔千丈崖,大喊三声:“石门开.石门开,受苦的人儿要进来,.两扇石门又“嘎啦啦”地打开了,恶婆娘往里边走,那个仙女截住她:“你又干啥来了。”
    恶婆娘早把瞎话编好了,她说:“我男人胡四让我来间问你。”
    仙女说:“你说吧。”
    恶婆娘说:“他问,世上什么人最富。”
    仙女说:“皇帝佬和皇帝婆最富。”
    恶婆娘说:“咋样富?”
    仙女说,“他们的金银财宝如山,奴碑无计其数;穿的绫罗绸缎,吃的山珍海味.普天下的东西都是他们的。”
    恶婆娘说:“我男人胡四,也想当个皇帝佬。”
    仙女说:“我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皇帝婆,你看。”
    恶婆娘顺着仙女的手指看去,见里面浩浩荡荡走过来一批队伍,吹吹打打,人欢马叫,儿个身穿续罗绸缎,佩带珍珠玉环的奴脾,捧着锦衣凤冠,给恶婆娘穿戴上。又搀着她上了苹轿。左边是文官.右边是武官,又吹吹打打,前后拥地走出了石门。“嘎啦啦”一阵山响,石门又关上了。恶婆娘一看自己当上了皇帝婆,乐斯了。心想,我穿报锦衣凤冠,吃喝山珍粱杆从轿里甩出去了。高粱杆化做一股育烟飞上了天。这时恶婆娘也“咚”的一声落在地上。文武百宫没了,革轿也不见了,她一摸身上的锦衣,头上的凤冠,也不知啥时候飞了。恶婆娘哭着来到千丈崖,喊:“石门开,石门开,受苦的人儿要进来。”喊破了嗓子,石门也不开。恶婆娘喊得又饿又紧,一抬头,看见千丈崖上有一棵树,树上结满了红没澄的山果,一个白胡子老头在那裸树下守着,恶婆娘馋得直喊”老头儿,树上结的是啥呆呀?.”
    老头说:“后悔果。”
    恶婆娘说:“听说,世上没有后悔药,哪里来的后悔果?’,
    老头说:“后悔果就是后悔药。”
    恶婆娘说:“我嫁了胡四,倒了一辈子霉,后悔一辈子,给我几颐后悔果尝尝吧。”

    老头说:“吃了你也后悔。”

恶婆娘说:“我太饿了。”

老头说:“你要想吃,上来吧。”

·恶梦娘说;.“我上不去呀。”

老头说:“你在那站好,闭上眼睛。”

恶婆娘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她就象驾了云一样上了千丈崖,眼一睁已上了后悔树。她太饿了,伸手摘了一顺后悔果,往嘴里一塞,那后悔果象长了腿,咕咕噜噜地进了肚。一下子,恶婆娘变成了一只又丑又笨,灰不溜秋的秃尾巴鸟,又扑楞拐地飞起来,边飞边“后悔,后悔”地叫个不停。

回复